顺德边检双警家庭的战“疫”情:每日凌晨2点为丈夫煮宵夜

每日凌晨2点的闹钟一响,陈玉婷就会起来做宵夜,并筹办好一套清洁的警服,不久,其在防疫一线的丈夫沈水兵回来,从门外接过宵夜和换洗的警服,两边简短交流几句后便又再次分隔。沈水兵和陈玉婷是顺德边检站13个双警家庭的一员,也是这些“特别”家庭舍“小家”顾“大师”联手抗击疫情的缩影。2月14日是恋人节,他们仍苦守在各自的防疫工作岗亭上,演绎着“战疫恋爱”的别样浪漫。

每日凌晨2点煮宵夜

暖和防疫一线的丈夫

“爸爸,你的衣服我帮你叠好了,我还给你做了汤圆,你要全部吃光光哦......”一张儿子给爸爸的留言条,一碗儿子亲手做的汤圆,2月9日凌晨3点,沈水兵蹲在家门口吃着热气腾腾的汤圆,累并暖和着。

沈水兵和陈玉婷是顺德边检站双警家庭夫妻,儿子天天本年8岁,原本定好春节事后一家人回浙江老家投亲,接爷爷奶奶回顺德。谁知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没能实现天天的新年愿望,更让这个双警家庭“乱了节拍”。

疫情来袭时,顺德客运港停航,陈玉婷从2月3日起头保障容奇、勒流、北滘和顺德新港4个货运船埠复工复航执勤使命,天天收集船舶收支境信息,查抄查对船员勾当轨迹和健康信息,编发港口疫情防控工作动态。沈水兵负责单元的后勤保障,白天调配执勤保障用车,发放疫情防控物资,晚上应急保障值班。2月4日,顺德边检站组建支援顺德区结合检疫点党员前锋队,沈水兵报了名。

“妈妈,啥是请战啊?爸爸要去兵戈吗?”儿子问她。“爸爸要去跟病毒‘兵戈’,只有覆灭了病毒,你才可以去上学,爷爷奶奶才可以回来......”使命责任可能儿子还不克不及理解,但陈玉婷深知爱人作出请战决议后面对的坚苦。

白天忙工作带孩子,晚上想着爱人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奋战,陈玉婷定了一个天天凌晨2点的闹钟,起来给沈水兵做点宵夜,再筹办一套换洗的警服。这也是她们此刻能见上一面的时候,而碰头的体例就是一个从门里递宵夜和清洁警服出来、另一个从门外把穿过的警服送进来,戴着口罩简略交接几句后,一个回单元歇息,另一个把执勤衣服拿去消毒清洗,比及再睡下,已快要凌晨4点了。

2月8日元宵节,沈水兵依然不克不及陪同老婆和儿子吃一碗团聚的汤圆。陈玉婷在微信伴侣圈写下“每次门开那一刻,见你安好,我亦无恙,便可心安!加油!!!”

战胜疫情,我来接你们回家

“你在哪,家就在哪,你守护顺德人民,我守护佛山国门......”2月13日凌晨0时33分,顺德边检站支援顺德区南头路口结合检疫点民警黄玉琦竣事与老婆刘宇巍的通话,再次戴好防护装备,继续投入检验工作。

黄玉琦的家在佛山禅城区,老婆刘宇巍是佛山边检站民警,他们是顺德边检站的“异地双警家庭”。他们这一家两代人,三个是差人,父亲是佛山禅城交警大队一中队的老交警。可是此刻这个四口之家,黄玉琦在顺德支援结合检疫点,刘宇巍在佛山边检站国门战“疫”,父亲在辖区“疫”线维护保障交通平安,剩下母亲一人在家中“三头悬念”。

2月3日,一份疫情防控时代支援佛山边检站船舶查抄营业的通知和一则出征支援顺德区结合检疫点呼吁同时摆在了黄玉琦面前,选择支援佛山边检站,意味着可以回家,可以和老婆并肩战斗,而选择支援顺德区结合检疫点,面对的倒是要与怙恃和老婆长时候的分手,以及直面接触传染疫情的风险。

守护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平安是人民差人义不容辞的责任,顺德区疫情防控的形势刻不容缓,没有过多的考虑,黄玉琦毅然选择了插手党员前锋队,请战加入支援顺德区结合检疫点使命。

“爸、妈、妻子,顺德也是我们的家,战胜疫情,我来接你们回家。”2月5日,黄玉琦在家庭微信群发完这条微信,就随党员前锋队奔赴顺德区南头路口结合检疫点。而此刻的刘宇巍,也正在佛山三水港船埠苦守“水上国门”疫情防控一线,为香港输送保障物资的船舶快速高效打点边防查抄手续,削减疫情时代公司运营成本。

“玉琦、宇巍,你们这个小家庭的苦守,是为了更多家庭的团聚,爸爸妈妈等着你们安然凯旋!”正月十五元宵节,佛山“行通济”勾当打消,黄玉琦的父亲13年来第一次可以在家中过元宵节,母亲在家中做好了饭菜和汤圆,却依旧没能盼来一家的团聚。

采写:南都记者陈飞龙通信员:黄伟 梁嘉浩

编辑:胡嘉仪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