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我第二个家”,广外留学生再次飞运1.5万口罩到中国

南都讯   2月12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留学生“郭沫若”(中文名)再次踏上中国河山,前来为中国战“疫”出力。这一次他又为中国带来了15000个口罩和其他医用物资。十日前,他曾从乌兹别克斯坦采办12000个口罩并,并切身带回到中国。

他说,“我在中国六年了,我的太太是中国人,我本身也是半个中国人,中国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我只但愿,中国能尽快降服此次的坚苦。我也相信,坚苦必然很快就能被降服的!加油!”

从2月10日晚上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家乡出发算起,到抵达母校广外,此次整个行程花费了整整一天半的时候。他坦言“简直很累”,可是“一想到中国正面对坚苦,不做点啥,我心里就会感觉不舒畅。”据悉,2月13日午时,他已起飞返程。

从2月10日晚上从家乡出发算起,到抵达母校广外,此次行程,广州留学生“郭沫若”(中文名)花费了整整一天半的时候,将这15000个口罩带回中国。

再次“人肉”带回15000个口罩到中国

此前的2月1日,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广外留学生“郭沫若”(中文名)曾从本身的国度采办到12000个口罩和一些药物带回中国赠予母校。

2月1日,广外留学生“郭沫若”从本身的国度乌兹别克斯坦采办12000个口罩并“人肉”快递到中国。

时隔11天的2月12日午时,他再次抵达广州机场,航班一着陆,就马不断蹄地打点各类手续,将切身带回的15000个口罩尽快送到悬念的人手上,此中10000个打算经由过程母校广外放置。这10000个口罩,广外打算将此中2000个捐赠给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广州市第八人民病院、3000个捐赠给战斗在防控一线的广外教职员工、5000个给在广外进修的列国留学生。剩下的5000个口罩,广外留学生“郭沫若”将快递给在中国各地进修的乌兹别克斯坦老乡和同窗。

全程需要飞翔11个小时

据悉,在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下,乌兹别克斯坦的口罩也已经成为紧俏商品,“此刻我们国度有70%药店没有口罩了,在我的家乡,口罩也在不竭涨价,有些商店甚至翻到了10倍的价钱”。

广外留学生“郭沫若”说,“像这种三层的通俗一次性口罩,本来大要只需要5毛钱,此刻要卖5块钱。并且此刻想买口罩越来越难了,一小我一次只能五个、十个地买。我和太太、伴侣一块去买。每家药店一次买一两百个口罩,最后终于凑齐了一万五千个口罩。”

南都记者从广外领会到,因为很多航班被打消,他不得不多次辗转换乘。此次,他再次从家乡古利斯坦坐车到距离120公里远的首都塔什干,然后搭乘飞机到俄罗斯,再从莫斯科起色到广州,全程需要飞翔11个小时。到了广州后,他也曾被误认为是“多量带货出售”,行程受阻。几经挫折,才终于将口罩送到目标地。

从2月10日晚上从家乡出发算起,整个行程花费了整整一天半的时候。他坦言“简直很累”,可是“一想到中国正面对坚苦,不做点啥,我心里就会感觉不舒畅。”据悉,2月13日午时,他已起飞返程。

声音

“中国就是我的第二个家”

我在中国六年了,我的太太是中国人,我本身也是半个中国人,中国就是我的第二个家。家有了坚苦,我怎么能不帮手?我在黉舍时,奖学金是中国当局给的,此刻到了我酬报的时候了。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我只但愿,中国能尽快降服此次的坚苦。我也相信,坚苦必然很快就能被降服的!加油!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留学生“郭沫若”(中文名)

此前报道链接:

广外留学生采购1.2万个口罩带回中国支援疫情防控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  通信员  欧少彬 刘夏菲

摄影:校方供图

编辑:黄燕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