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大海!阳江帆船帆板运动员省运会夺5枚金牌

逐梦大海!阳江帆船帆板运动员省运会夺5枚金牌

我市参赛运动员在帆板比赛中(资料图片)。宋福亮 摄

我市帆船帆板运动员省运会勇夺5枚金牌,扬帆逐浪再起航——

■ 来源/阳江日报 记者/廖毅雯

下午5时许的阳光仍旧灿烂,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一条条迎风驶来的彩色风帆徐徐靠近螺洲公园海岸,结束了训练的帆板、帆船运动健儿将器材拖到基地内,顾不得浑身湿透,先拿起水管冲洗风帆。从海上逐浪返回,队员谈论着刚才的训练,被晒得黝黑的脸带着与自然搏斗的痕迹,也带着志得意满的自信微笑。

这群90后、00后“小鲜肉”,在刚刚闭幕的广东省第十四届运动会帆船(帆板)项目比赛中勇夺5金1银3铜,获得该项目金牌数第一的好成绩。金牌夺目,闪烁的光芒交杂了泪水与汗水;荣誉厚重,沉甸甸地承载着众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 以大海为家

训练紧张每月一天假

6时起床做早操、9时至11时30分开始体能训练、下午1时30分至5时30分下海训练、晚上进行文化课学习或战术讲解,在省运会夺金的16岁小将卢家鑫给记者细数假期一天的安排,紧凑的训练几乎占满了除睡觉之外的时间。在海上是英勇搏浪的健儿,面对记者他却显得有些腼腆,通红的脸上还遗留着厚厚的防晒霜,手上带着与年龄不相称的老茧。

帆船帆板是一个特殊的项目,要求运动员对不同场地、不同天气情况都有适应性训练,也就决定了训练的密集度。“我们都习惯了,训练得好的话一个月能有一天假。”老家在汕头的陈宇洁已经快一年没见过家人了,“我们一年很少放假,春节也要训练。结了婚的教练跟自己的妻儿联系全靠电话。”说话间,她颇为俏皮地瞅了一眼教练孙学勤——省运会帆板帆船项目颁奖仪式上,孙学勤的父母妻儿专程赶到湛江与他共迎胜利时刻,孩子在队员面前抱着久未见面的爸爸不肯撒手。

下一届省运会间隔缩短至3年,教练和队员都感慨压力大了、任务也重了。相较寒冬和上课时间,暑期是队员训练的黄金期。挑选新队员、带领队员进行夏训、参加相关的帆船帆板赛事,几个教练像停不了的转轴,刚带回来上一届省运会的荣誉,又开始进入下一届省运会备战时间。“团队就是家,队员就是我的亲人,幸好妻儿都理解我的工作。”孙学勤感慨道。

◎ 苦行僧生活

要求严格每天两点一线

在采访间,男女队员在休息区谈笑嬉闹,女队员都戏称自己是女汉子,和男队员以兄弟相称。爱玩、爱闹,他们保持了孩子的天性,但和同龄人相比生活却要枯燥、单调得多。放假和集训期间,队员每天都是训练基地、生活区两点一线的固定生活。

打牌和吃零食是绝对的“禁区”,不能在父母的怀抱中撒娇,也不能逛街购物打游戏,每天都面对着繁重的训练任务和文化学习,队员们只能苦中作乐来抵抗生活的单调。“我们像一家人一样,特别是我,是队里的开心果。”陈宇洁被队友称为“小疯子”,总是能用“自黑”的方式给队员带去欢笑。正是花样年华的陈宇洁和同龄少女一样,迷韩剧也喜欢看明星八卦,一个星期能拿回一次交给教练保管的手机,跟家人打完电话就忙不迭地刷刷微信、看看微博,登陆QQ。

尽管如今在大海上扬帆逐浪已是他们的生活常态,然而在入选体校之初,这些孩子有的不喜欢体育,有的甚至还不会游泳,有的还被训练的艰苦吓退。风太大、帆板被渔网卡住……伤痛对队员来说,哪怕准备充足仍旧是不可避免的。给记者展示了头、膝关节、嘴唇的伤口,陈宇洁显得颇为淡然: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不严重的话第二天还照常训练。她说,刚入队时受伤较多,在伤痛里成长到成为海上“飞人”的时候剩下的只有自豪,现在已经深深迷上这项刺激的运动。

◎ 高强度集训

提高技术争取好成绩

为了备战14届省运会,比赛前一个多月教练和队员赴湛江进行集训。“当了教练后我都变全能了。”教练孙学勤笑着说,不管何时教练都和运动员同吃同住,因为运动员不能随便离开住宿地,对运动员的生活,教练要亲力亲为,不仅要考虑选手的训练安全问题,还得严抓饮食,碰上女队员生理期还得去帮着买卫生棉,简直比父母还要操心。

盛夏时节的湛江午后温度多在30℃以上,队员们要在太阳最烈的下午1时许“下海”,集训时好几个晒脱了几层皮的小姑娘手上、腿上看得出明显的分层。“条件差、训练苦,但是我们比赛时狠呀。”提起集训,卢家鑫记忆更深刻的是夺金牌的决心、每天取得的一点点进步,而不是各种的辛苦劳累。在这小小队员眼中,这依然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运动。“特别是在大风大浪里劈波斩浪,感觉特别帅,非常有成就感!”卢家鑫调皮地说。

帆船、帆板不是一项个人运动,讲究团队的掩护和配合。在省运会强敌集结的“战场”,除了扎实基本功,还要讲究技术。高强度的训练和晚上忙于琢磨战术,有教练病倒了却仍带病上阵指导。“成绩的取得是教练和团队共同的成果,在这个大家庭里汲取到源源不绝的奋斗的动力,我相信自己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小将陈宇洁充满了豪情壮志。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