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算命「40岁之后拍电影比较好」 张吉安照做⋯真的提名金马奖

记者洪文/台北报导

「金马57电影论坛」昨(20日)下午在台北文创大楼14楼登场。「电影音乐论坛」由知名乐评人马世芳主持,邀请今年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的入围者对谈;「新导演论坛」则由金马执委会执行长闻天祥主持,集结提名本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的五位创作者,分享首部电影长片的创作故事和甘苦,为金马奖颁奖典礼预热。

▲最佳电影音乐入围者《同学麦娜丝》柯仁坚与蔡仲轩(右起)、《亲爱的房客》法兰、《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坚与黄雨勋以及《无声》卢律铭。(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率先登场的电影音乐论坛,邀请《同学麦娜丝》柯仁坚与蔡仲轩、《亲爱的房客》法兰、《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坚及黄雨勋 ,《无声》卢律铭等四组入围者共聚一堂,分享自己与导演合作的经验与幕后祕辛。

卢律铭说,他跟柯贞年导演在《天黑请闭眼》首度合作已建立了默契和信任感,所以《无声》起初并不透过参考音乐来沟通,而是当他做完样带(demo)之后再来讨论,卢律铭试图将声响融入音乐中,以表达聋人的心境,所以整体运用很多人声、打击和摩擦声,创作过程需要导演、声音设计与配乐一起工作。

▲《无声》卢律铭。(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担任《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配乐的侯志坚,忆及当初接到监製瞿友宁和导演柳广辉邀请时,瞿友宁脸上写着「你一定要做好」的神情,让他格外印象深刻,他们共识是要创作出精準之外更独特的东西,因此侯志坚花了蛮长的时间构思,揣摩「说不出来的情绪」,创作时亦配合着採取不少即兴的方式;流行音乐製作经验丰富的黄雨勋,这次首度操刀电影主题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就爆红,起初他採取偏向商业风格、洒狗血的编曲风格,预想由林俊杰演唱,直到看完电影初剪,他发现这首歌必须更为内敛,适合卢广仲演唱,同时顺应两位片中主角的管乐社背景,以管乐当作配器来编曲,加上吉他与弦乐,完成了目前大家听到的版本。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坚与黄雨勋。(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法兰跟郑有杰导演从《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2》开始合作,两年后再度一起创作《亲爱的房客》,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一首片中角色演奏的钢琴曲,在电影开拍前就得完成,也就是后来大家听到的〈Haven〉,整部电影的音乐都是从这首曲子延伸出来。在只有剧本的阶段,导演向法兰一个个诠释角色的心境,更提出较为抽象的概念比如「悬念的温柔」,让她苦思不已。而电影主题曲〈在梦里〉则像是法兰对于这整段创作过程的感受,有别于主题音乐的钢琴,她运用不同的配器──尼龙吉他来表达温暖。

▲《亲爱的房客》法兰。(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首度跨足电影配乐的「浊水溪公社」主唱柯仁坚,原以为自己只是要客串演员,没想到导演黄信尧和监製锺孟宏一起来找他,不但表示要在片中使用「浊水溪公社」的三首歌,还希望他来做配乐。柯仁坚说,电影初剪完成后,锺孟宏对每一段剧情都提供参考音乐,他挖空心思却都无法符合需求,最后乾脆不管,按自己的方式做。蔡仲轩补充,频频被锺孟宏打枪之后,才知道他要的是跟音乐人彼此碰撞出来的火花。比如有次一起看画面,看到一场纳豆哭泣的桥段,锺孟宏说「这段是不是要来一下」,柯仁坚和蔡仲轩就一起进录音室,即兴弹出旋律,整个过程就像大家一起玩音乐似的。

▲《亲爱的房客》法兰、《同学麦娜丝》柯仁坚与蔡仲轩。(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在场除了法兰都跟锺孟宏导演合作过,侯志坚笑称锺导是「大魔王级」的,卢律铭更分享自己在《阳光普照》的时候,锺导曾对他说「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但我知道我不要什么。」所以当初得知小柯接下《同学麦娜丝》的配乐,卢律铭随即向他献上祝福。

▲最佳新导演入围者《孤味》导演许承杰(左起)、《无声》导演柯贞年、《手捲烟》导演陈健朗、《南巫》导演张吉安、《怪胎》导演廖明毅。(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接力登场的「新导演论坛」,包括《南巫》张吉安、《怪胎》廖明毅、《孤味》许承杰 、《无声》柯贞年 、《手捲烟》陈健朗等五位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入围者全员到齐,分享自己拍摄第一部电影长片的心路历程。

《孤味》的原型是许承杰2017年毕业製作的同名短片,当时外婆的过世成为电影的雏型。许承杰坦言,作为导演一定会遇到时间、金钱和创意的拉锯,此外他面临最大的考验就是要让观众相信片中的演员是一家人,为此,他坚持这一家人要一起学习台南腔的台语,更打电话向编剧、导演前辈蔡宗翰求教,没想到蔡宗翰跟他说:「如果我知道我就是侯孝贤了。」

▲《孤味》导演许承杰。(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无声》是柯贞年两年前应公视邀约而开始发展的作品,自己秉持好好说故事的初衷筹拍,没想到在一次补助审查时,评审们劝她发展成院线长片,所以规模愈做愈大。而创作这部电影的困难之处主要是观点的选择,和涉及比较敏感的性侵或校园霸凌情节要如何拿捏分寸。虽然剧情很沉重,但这也是柯贞年待过最有爱的剧组,「记得补拍时,半年前的剧组伙伴全都回来了。」

▲《无声》导演柯贞年。(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披着类型外衣的《手捲烟》透过前华籍英军和南亚裔新住民在重庆大厦的故事,来传达香港的族群、世代身分认同。导演陈健朗透露工作过程中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前期筹备的经费用罄时,正好遇到肺炎疫情爆发,只能选择拍或不拍,过程一度相当紧张,幸好最后顺利完成。他认为当前香港电影面对的问题是自我审查,在剧本阶段,编剧就在考虑这样的故事未来能不能放映,创作的自由也因此限缩,而这正是他想突破的。

▲《手捲烟》导演陈健朗。(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在这五位新导演中年纪最大的张吉安来自马来西亚,经历剪接师、电台主持人、艺术创作者等不同工作,彷彿逐步累积自己的导演功课。2017年他拍摄第一部短片《义山》便入围釜山影展,当时他已将近40岁,想起小时候爸爸去算命曾告诉他「40岁之后拍电影会比较好」,于是带着《南巫》参与2018金马创投,进而完成这部电影。张吉安说,「当你的导演功课装备好,这个故事来到你面前时,你会掌握它,甚至你会驾驭它。」彷彿命中注定。

▲《南巫》导演张吉安。(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担任许多电影的执行导演也拍摄许多广告的廖明毅,起初对「导演」这个职称没有太大的野心,直到2017年,他希望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念拍片,于是决定做一个电影导演。《怪胎》的故事大纲起初只有三页半,全片以IPhone拍摄,他明白预算必须得小到一个程度,他才能得到更多创作的自由。他透露自己是希区考克派的导演,剧本写完就会画分镜,所以当工作人员进剧组时,大家都会拿到分镜,接着他会进行大量勘景,如果遇到不能执行分镜的场景就会捨弃,正式拍摄阶段,就是去落实他的分镜。

▲《怪胎》导演廖明毅。(图/金马执委会提供)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