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速列车》导演不是第一次了!续作刻意对比:还觉得活尸可怕吗

文/锺乐伟

2016年成为南韩国内唯一一部能突破千万观影人次的电影《尸速列车》(부산행),虽然取材自近年好莱坞最流行、最吸引观众口味的丧尸桥段,但剧情铺陈上,却以东方家庭伦理感情包装,呈现出非一般的丧尸类电影,「南韩丧尸电影」这一品牌,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新鲜感受。因而续集会怎样把上集剧情延伸下去,戏迷一直满心期待。

▲《尸速列车》在2016年创下高票房。(图/车库娱乐提供)

今年年初,延尚昊导演终于公开了《尸速列车》续集-片名为《尸速列车2:感染半岛》(반도,港译:尸杀半岛)的剧作详情。当中,他透露了故事的部份内容,将会与香港连上关係。不过受疫情左右,电影在南韩上映的日期被迫推延至七月中,而香港更因第三波疫情爆发,本来能与韩国同步上映被迫取消,直至8月28日香港电影院重新营业后,才隆重推出。

作为疫情内首部仍能维持「大卡司」与场面製作的韩国电影,《尸速2》在萎缩的不利外在环境下,在韩国上映7天,便已突破200万观影人数,从成绩上已算是逆市中不俗的一部作品。

▲《尸速列车2:感染半岛》由姜栋元主演。(图/车库娱乐提供)

* 下文有电影剧情内容剧透,敬请留意

剧情上,《尸速2》延续了前作结局留下的尾巴,讲述南韩唯一尚未受丧尸病毒感染的南部城市釜山,经过4年时间,最终也避免不了遭病毒蹂躏的宿命,朝鲜半岛陷入末日的崩塌边缘。姜栋元饰演的军人男主角「政锡」,和家人幸运的登上难民船。只是没有国家愿意收留韩国难民,他们最后只能逃到香港,而在香港也被视为过街老鼠,终日过着没有尊严般的非人生活。

忽然,有犯罪集团重酬招揽勇士,回到已被丧尸佔领的南韩,计谋拾回一辆装载美元与黄金的卡车图利。政锡与姐夫决定冒险,而就在回到南韩的时候,他们遇上了昔日被自己拒绝帮助而没能搭上难民船逃离的女主角,由李贞贤饰演的母亲「敏晶」及她两名女儿。他们一行四人,与同时倖存的631部队,为了钱、为逃命,还有跟丧尸一同在这个废墟中争取最后的生存机会。

人与丧尸并存的新国度

▲姜栋元重回南韩目睹活尸半岛。(图/车库娱乐提供)

跟前作所呈现的社会面貌截然不同,2016年当丧尸病毒在首尔街头散播,活尸疯狂追咬市民,藉一辆朝釜山驶去的KTX列车,却也把丧尸从北部送遍整个韩国。

当时不论是普罗大众,还是被困在那辆「尸速列车」内的乘客,他们面对丧尸全都被杀得措手不及,没人懂得丧尸的攻击习性。后来,他们从丧尸在列车路经没有阳光的隧道,才得知原来丧尸在漆黑中失去视野能力,只能靠声音辨别攻击方向的弱点。

▲李贞贤饰演倖存在半岛的平凡母亲。(图/车库娱乐提供)

时至今日,跟丧尸在犹如地狱般的朝鲜半岛内,共存搏斗了4年时间,不论是631部队军人,还是敏晶与她两个女儿,他们当然仍旧惧怕被丧尸追咬,但有了与丧尸交战的经历,倖存下来的人都彷彿成为末日战士般,已熟悉丧尸的习性,并且可借丧尸在黑夜时,对光线与声音特别敏感,利用照明弹、装有LED装饰的遥控车、挂上夜总会广告牌的卡车、车前大灯与鞭炮等物品,转移丧尸的视线,能躲避之余,也可运用丧尸作攻击敌对势力之用。

所以,4年前可说是丧尸支配着这个已成废墟的朝鲜半岛,4年后,则是一班失去被救意欲,比丧尸更野蛮的人类,反过来适应丧尸存在的世界,甚或是支配着丧尸,走向极端暴力化的自毁田地。

反乌托邦下人性的崩坏

▲导演延尚昊擅长将人性丑恶一面藉由作品呈现。(图/车库娱乐提供)

与其说《尸速2》是一部丧尸电影,不如说它是把人性在理性崩溃、以野蛮支配的世界下,将人类的丑恶可坠落至一个怎么样的程度,赤裸裸呈现出来的一部「反乌托邦」悲剧电影。在这点上,比起前集它的讯息更直率,还让人想起《猪猡之王》(돼지의 왕)和《伪善者》(사이비)等延尚昊导演早期的动画作品。

倖存的生还者中,也就是电影里631部队军人,原本他们是捍卫国民安全的勇士,但自从时间不断流逝,他们自知已被全球国家遗弃,没人愿意向他们派出援兵救助。没有足够的食物,还有无时无刻担忧成为丧尸下一个猎物,在失去被救的希望下,作为权力者,他们比起行动可预测的丧尸更叫人可怕。军人们逐渐丧失理性,放纵人的原始兽性,以野蛮与暴力来维持着这个社会的常态运作。

▲活尸被暴力的人们玩弄,成为「游戏」中的一角。(图/车库娱乐提供)

他们还为了巩固自己地位,把半岛内的人民分为两类阶层,除部队以外,一是「丧尸」,二是「野狗」,而作为最底层的人,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部队提供娱乐。

军人在军营内设计了一个丧尸追咬人类,犹如斗兽场的「娱乐活动」,每人不但要逃避成为丧尸的猎物,而且要在活下来后,才能获得粮食。失去理性与人生意志的军人,却在享受着这种弱肉强食的视觉刺激,并沉醉于声色犬马的虚无赌博之中,成为比丧尸更恶毒的支配者。

2020年的世界也变成了「感染半岛」?

▲《尸速2》彷彿预示着2020年疫情大战。(图/车库娱乐提供)

在看前作时,我们大多还怀着欣赏「末日电影」的抽离心境,作品内每一个小环节与呈现出来的社会面貌,无法与现实扣连想象,至少,我们不会相信活尸会在我们生活国度中出现。

但自从踏入2020年以后,我们生活的世界备受世纪疫症蔓延的忧虑支配着,而且如何防範病毒进一步在社会扩散,更是至今尚未解决的最大难题,《尸速2》在这个已彻底转变的全球大环境下登场,引领观众对现实反思的意味,自然比四年前更深远。

▲姜栋元本来是军人,逃难到他国却成过街老鼠。(图/车库娱乐提供)

电影里男主角政锡与家人一同逃难到香港,过着异乡人的无主生活。而香港人,片中却叫他们是「病毒」,是把「丧尸」传入当地社区的最大病毒隐忧来源,因而一一视他们为「过街老鼠」,歧视他们,更对政锡大叫:「滚回你们国家!」

这些都让人联想起今天我们面对疫情下,「隔离」、「封关」与「避免感染」等已不再让人感到陌生的日常关键词,可见丧尸可能不再是人工化的幻想而已。只是,正如病毒在我们的世界中不断进化,现实反过来给电影的启示,或许是「感染半岛」后的丧尸,也能演化,成为更叫人惊吓的怪物?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由锺乐伟【韩片《尸杀半岛》谈的不是丧尸,而是绝境下的人性】授权提供►看更多锺乐伟专栏文章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