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并非对立男性!罗珮嘉解释「女性电影」包括神力女超人

▲《神力女超人》也是主流中女性电影的代表。(图/华纳兄弟提供)

记者林育绫/台北报导

「女性主义」到底是什么?很多人以为是对立男性,但今年台湾国际女性影展策展人罗珮嘉表示,「首先确认的就是,女性主义其实跟男性一点关係也没有」,更举例女性电影的定义,「不是为了挑男性毛病而来,而是讨论女性要如何不被框架绑住」,像是好莱坞电影《神力女超人》翻转英雄形象也算是。

文化总会与宝岛联播网共同製播的「文化ya总会」,特别邀请今年台湾国际女性影展策展人罗珮嘉,以及新活水杂誌总编辑罗融,一起用电影的角度谈何谓「女性主义」。很多人以为所谓的女权就是对立男性,甚至反讽为「女权自助餐」,事实上并非如此,女性主义其实也是为了「维护男性」,而这一向也是联合国人权体系关注的焦点。

罗珮嘉提到,「首先确认的就是,女性主义其实跟男性一点关係也没有」,她也举瑞典的例子说,所谓的女性电影,指的是不提男性、并且是两位女性的对话,不论对话的模式、阶级或是方式,只要符合这两项要素的就可称为女性电影,「所以女性电影不是为了挑男性毛病而来,而是讨论女性要如何不被框架绑住」。她强调,「某些时候其实女性电影也可以解放男性,毕竟性别不该有刻版印象」。

而早期的女性电影大多是美丽的女主角追求一个人的旅行,但其实女性主义的电影範围很广,除了性别之外,也可探讨宗教习俗议题。罗珮嘉认为女性电影的定义很宽广,重点在于「多元」,她也举出主流市场的好莱坞电影《神力女超人》,由女导演拍摄,主角也是女性,翻转好莱坞英雄形象,强调女性不只是等着男性来拯救。罗融则认为,茱莉亚罗勃兹的《永不妥协》也是主流派中很经典的女力电影。

▲《神力女超人》由女导演拍摄,主角也是女性,翻转好莱坞英雄形象。(图/华纳兄弟提供)

2020「台湾国际女性影展」即将在10/16-10/25登场,罗珮嘉说今年以Femture’ (feminism + future) 作为思考起点,再加上全球受到疫情影响,后创伤经验需要被电影疗癒,所以今年的影展其中一个单元「记忆未来式」就是讲述如何把悲伤的记忆转为崭新的未来。
 
此届的影展还规划了「法国先锋派女导演特辑」,特辑中集结了5位法国先锋女导演在100年前的作品,透过她们的镜头,看见那个还在争取投票权、读书权的女性样貌。罗珮嘉表示,特辑原本计画于今年坎城影展进行首映的,最后不敌疫情取消,所以这次的台湾首映,同时也是全球首映。
 
另外还有已经举办第七届的「台湾竞赛」单元,充份现属于女影的竞赛风貌。台湾的新兴女导演展现出惊人的执导及说故事功力,罗珮嘉以影展其中一部短片《前世情人的情人》,是以传统的《三八新娘憨女婿》为主架构,但拍成酷儿版,令人惊艳。

▲「文化ya总会」邀请今年台湾国际女性影展策展人罗珮嘉(左)以及新活水杂誌总编辑罗融(右),一起用电影的角度谈何谓「女性主义」。(图/中华文化总会)
 
文化总会与宝岛联播网共同製播的「文化ya总会」,以轻鬆、深入浅出的对谈方式,并蒐集贴近时事的题材,让听众了解国内外文化,于每周六下午4点首播,隔天周日早上9点重播,并于Podcasts平台、文总YT频道播出。

►我们的美丽就用白纸黑字写下来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