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一直觉得同呢行格格不入」 汤怡心结渐解

汤怡坦言自己在娱乐圈有点格格不入,甚至想过转行,幸得前辈开解。

近日在剧集《反黑路人甲》中一位戴眼镜的女孩走入观众视线,她正是近年活跃于电影圈的汤怡,对于电视观众而言,她可能有点陌生但又带点亲切感,或出自于她昔日的感情生活,但其实早年的她也是从电视节目出道的。

新面孔总是受人注目,在《反黑路人甲》中有多位戏份吃重的女演员换上新形象示人,汤怡在剧中以眼镜斯文造型亮相,成功突围而出获封「新一代眼镜娘」,与姚子羚早前在《黄金有罪》的造型被相提并论,汤怡笑说:「今次演一位女老师,与王浩信及John哥(姜大伟)有比较多对手戏,开始为角色试造型时,监製第一个评语便是『你不笑时都几恶』,其实这句话我都听不少,都有不少人说我眼神太锐利,然后他与编剧讨论了一下,便安排了我戴眼镜试试,我都觉得监製是几有眼光,因为个问题係即时根治了,我的助手都说我看起来楚楚可怜。这是我第一次拍摄时戴眼镜,我本身是读书时才会戴,后来拍了几个月,好似习惯了,不时都动作反射地想托一托眼镜。朋友得知我戴眼镜拍剧,都说想睇睇,大家的评价都是可以再戴多些。」

汤怡首次上阵拍剧便与视帝王浩信合作,出场一刻便与对方「牀戏」,电影经验丰富的她回想这一幕忍不住笑说:「当时真係好好好尴尬、好深刻,因为我虽然有打底,但裏面真係剥晒衫,浩信没预料我这么赤裸,一roll机压下来和我『抢被』,吓到我忍不住惨叫。」另一幕戏昏睡的戏份,浩信流住长长鼻涕哭喊,cut机后旁边工作人员连连惊呼,扮昏迷的汤怡才张开眼见到鼻涕几乎滴在她脸上,再次被浩信吓亲!汤怡佩服浩信的好戏,视对方为哥哥一样,但较为文静的她初入剧组,刚刚合作时被对方气场吓到,感觉对方好难接近,她特别感谢另一位拍档张振朗,她表示:「刚刚加入剧组好紧张,因为这个拍摄环境真的好陌生,相对于拍电影,拍电视剧又是另一种大场面,所以初时都自己企埋一边,隔远望住大家有讲有笑,觉得都有些难融入,好似插班生一样,幸好有振朗主动走过来倾偈,又带我去认识其他演员与工作人员,其实大家都好友善,只是我不懂得主动去接触。」

汤怡拍剧集有新体验,享受到真正的团队精神。

汤怡在天台拍「跳楼」戏,吓坏了妈咪。


眼神好恶

汤怡戴上口罩接受访问,那双大眼睛更明亮,眼神慑人而自信,不过这双目光的主人却因而被误会,私下的她个性内向,她表示:「虽然我有与刘青云、郭富城等影帝合作过,这个天生的眼神对于我向前辈接戏是有帮助的,但我都希望给人的感觉可以柔和一些,好似剧中认识的蒋家旻,她说认识我之前感觉我好恶,实际个性是完全相反的,其实我自己也被她吓亲,聊开来明白到彼此都有这个困扰,后来成为好朋友,我亦要特别感谢演我爸爸的John哥,第一次可以向一位前辈将这个问题摊开来讨论,他说每一个演员都有这些阶段,他自己都有想过自己不适合拍剧,只要做好本份便可,给了我好大鼓励,他亦当我是女儿咁锡,哈哈!其实对于自己比外表看起来内向这件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困扰到我,入行头几年已有这种想法,自己做这一行是否要主动一些?自己尝试多些用笑容去接触人,但想像中的结果与现实有差距,更觉得自己在这一行显得格格不入,当时工作机会不多,经济都出现问题,始终我想对家人有交代,但后来几乎家用都拎不出来,我有谂过是否要抽身呢?始终女仔青春好重要,到后来终于嬴得一些机会,工作经验令我想法有些改变,但我性格至此仍然没变。」

找到自己另一面

汤怡出道时形象清纯少女味浓,嬴得「少女黎姿」的封号,后来便以对方的少女版客串了剧集《写意人生》,但与公仔箱一别就是十数年,她笑说:「要多谢英皇睇中我,然后签约做艺人,主力是做模特儿,其实初时的发展都有点乱打乱撞,自己都想过唱歌跳舞,但好快便知道自己不是这方面材料,后来拍戏、拍其他台剧集,好享受当中的团队合作精神,大家相处几个月成为朋友的感觉,特别是今次《反黑路人甲》,给了我一种大家庭的感受,老实说这个机会我等了好多年,终于有一个角色找上我,又有一个好的时机播出。」同公司的陈家乐首度演TVB剧集《逆缘》成功入屋,汤怡又会否期待剧集为她带来人气?她说:「他都有提点我可能两个月都冇觉好瞓,初时拍剧大家都叮嘱我会好辛苦,所以自己都有心理準备,但对于我而言是比预期中舒服,但我很佩服一众拍档,可以日接夜地拍摄仍然保持状态,这是我需要跟上的地方。每个人的际遇不同,电影与电视剧是两个不同的群众,我会期待可以电视观众从另一方面认识到我,他们的反应可以帮我找到自己的另一面,但真正最开心的,是可以让妈咪每日在电视机看到我演出,哈哈!」

在《反黑路人甲》剧中,汤怡有不少新尝试,试过当街被淋油。

戴上眼镜的新造型,令汤怡的「恶气」减少了,多了一点楚楚可怜。


跳楼吓坏阿妈

汤怡是家中三姊弟的二姐,家姐已经结婚,而弟弟亦经已「封盘」,单身的她身为公众人物,妈咪几乎将所有注力力放在她身上,她直言早已习惯报喜不报忧,以免她要妈咪担心,她说:「因为妈咪反应真係好大,好似我这套剧有一场跳楼戏,初时十几层楼,导演问我不用替身可以吗?我觉得自己拍过应付得到便说可以,然后导演说会高少少,最终是去到27层楼高,可能觉得我有电影经验,导演的要求便进取些,我已经学识下次答得含糊点,等自己有拒绝空间!然后拍完拆威也,见到妈咪打了好几次电话来,原来已经有即时新闻出了,这一次我真是被她闹到死、问我做乜咁大胆!(以后会同妈咪讲吗?)都係做完先讲,讲咗我怕会做不到,哈哈。」汤怡笑言妈咪亦紧张她的感情生活,情况看似「好转」,她表示:「她已经学识不挂在口边,但我多身边朋友都认识我妈咪,知道她的脾性,便说介绍朋友我识,这半年多了好多邀约,对于感情生活我即积极的,如果有合适对象可能会一头裁,所以我都没有向朋友落闸,识到便识吧,现在不可以吃饭便一起行山啰!」疫情之下,汤怡得到陪伴家人的时间,开工时可以与同住一个月都见不到面,她只期待疫情快点过去,可以完成每年带妈咪出国散心的任务,亦期待八月底的电影工作能够如期进行。

撰文∣李文伟 摄影∣谭志光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名人杂誌(逢周日见报)

在《死因无可疑》中汤怡和陈家乐再演一对。

汤怡与洪卓立的一段情太深入民心,如今她暂未想感情之事。

与刘青云等前辈合作过,汤怡直言获益不少。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