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遭弟弟脱口「没面子」重伤 丁宁从影大受影响:这句话最后救了我

记者罗凌筠/专访

丁宁剪去10年长髮,在《孤鸟还乡》化身女同志,一幕壁咚杨丽音的戏,丁宁刚柔并济,「我想突破大家传统对T的感觉,无论男性女性,『性感』很重要,『性』很重要,性会启动你强大的力量,不管是创造力,还是保护自己的能力。」丁宁型塑出这个集男女特点于一身的人物,就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情人。

▲丁宁颠覆女同志印象。(图/记者张一中摄)

丁宁坦言角色里有一点是取经老公马修—让自己的女人舒服开心,「我先生非常细心、照顾我的感受,他很喜欢在各方面服务我,我从没想过老公不喜欢我做什么,是他想比较多我会不喜欢他做什么。」两人相处就像性别互换,丁宁吵起架来力道很强,常常看到老公细腻一面,才惊觉自己要更温柔,而马修职业是老师、性格像军人,框框架架多的是,丁宁说:「他走在路上绝对不会穿拖鞋,怕遇到他学生,所以我就爱弄他。」

▲丁宁剪髮不怕丢片约,有信心不需要靠外型迎合别人。(图/记者张一中摄)

两人结婚10年,育有2子1女,丁宁是运动员出身,在家帅习惯了,9岁大女儿Audrey也沾染妈妈作风,有天看到她迈开大长腿插着口袋走路,帅气不比妈妈少,让丁宁笑说:「孩子不能偷生!」她曾带女儿参加同志婚礼,对于孩子的性别气质非常开放,「无论小孩成为什么样的人妈咪都爱,我的工作就是支持他们长成想要的样子。」先生马修倒是比较一板一眼,和子女说最多的就是「No, You Can" />

▲丁宁阅T无数:兼具中性力量是最完美的人种。(图/记者张一中摄)

演起逃家同志,丁宁心有戚戚焉,14岁时父母经商失败负债,把她和弟弟丢在老家,饱受亲戚冷落,「被遗弃感」是她对家人埋怨的一道坎,高中念书就早早离家,出道要拍摄写真集时,丁宁记得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我弟弟说他觉得没有面子,当时那句话伤到我,因为拍写真集已经是险招,下一步不能再冒险,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稳稳往前走,我把自己收进来,选择工作非常小心,这句话反而解救我,做任何决定都要很小心。」

▲丁宁36岁前演戏,深受杨丽音:「演员遇到痛苦不能忘,要去感受,下次拍戏可以用。」这句话影响。(图/记者张一中摄)

丁宁接触瑜珈后心灵被治癒,找回爱家人的感觉,渐渐与家人修补关係,她说:「比较不懂事的时候,跟家庭关係不是很好,但是血缘是影响生命最大的关键,再怎么样都没办法逃离,到头来还是要处理。」嚐过孤鸟还乡的滋味,丁宁说:「逃避是人的机制,但是所有逃避都会紧紧跟着你,一定要逃过,才知道面对才是上策。」

「幸福选择题五部曲」《孤鸟还乡》2月14日GagaOOLala影音平台上线。

广东资讯

广东视觉

广东热度